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恶魔法则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站在燕京的城门口,众人却仿佛感觉已经到了燕京的异常!
  
      城门的守军似乎已经增加了双倍以上,而城墙上那荆棘花旗帜,已经换成了象征着喜庆和典礼的金色!
  
      此刻杜维等一干人,伤的伤,累的累,几个女孩子还好。杜维和蓝海悦以及罗塞克里斯,连身上的衣服都是残破不堪的。
  
      这么一帮行迹穿着可疑的人来到了城门前,远远的就有士兵上来戒备。
  
      远远的,就有守军拿着武器高声喝道:“什么人!今曰燕京戒严闭门!难道不知道吗!!”
  
      杜维叹了口气,走到了众人当前,一边走一边笑:“现在是哪一年?”
  
      城门的守军之中,一个军官听了,不禁皱眉——难道是一帮疯子?
  
      “混帐!现在是帝国九百七十年!今曰是帝国皇帝查理陛下的婚礼大典!你们这帮人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知道吗?!”
  
      说着,他就要下令手下的士兵冲上去将杜维等人围住了。
  
      杜维越走越近,笑吟吟的看着面前这个军官:“你不认得我?”
  
      这军官看了两眼,忽然就脸色大变!一双眼睛里陡然就闪现出异样的光芒来!
  
      在周围的那些士兵的目瞪口呆之中,这军官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了杜维的面前,扑通就跪了下去:“公爵!是公爵大人!郁金香公爵大人回来了!郁金香公爵大人回来了!!!!”
  
      城门口的诸多军兵轰然而动,瞬间就围拢过来了数百人。
  
      那军官显然是王城近卫军的老人了,还认得杜维的模样,只是那些士兵,却不少都是年轻的新人,听闻失踪了数年的郁金香公爵忽然回来,不由得搔动了起来。
  
      杜维皱眉,看了一眼城墙上的金色的皇旗:“你刚才说什么?婚礼大典?查理……嗯,皇帝陛下今天成婚么?娶的是哪一家的小姐?”
  
      那军官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李斯特侯爵夫人的妹妹缪斯小姐。而且,公爵大人,您的弟弟加布里?罗林伯爵大人今天也回到燕京来参加婚礼了,还有现在的教宗下马克西莫斯陛下亲自出持婚礼……”
  
      “**!!”杜维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
  
      那军官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眼前一花,杜维等人影就忽然就如一阵风一般冲入了城中,瞬间消失不见了。
  
      身边的士兵不由得有些担心,提醒道:“大人……我看事情有些不对啊。好像陛下,和加布里罗林伯爵,关系不太和睦,这次专门把罗林伯爵从前线调回来参加婚礼,罗林伯爵似乎还有些不太对劲啊……别忘了,那从前线带回来的数千雷骑,还就在城北大营里呢……上面最近的调动,也有些似乎防备的样子……”
  
      那军官苦笑一声:“你说这些有什么用……郁金香公爵大人回来了……我看,高查那个家伙,哼!就没多少风光时间了!”
  
      ………………杜维哪里还有时间耽误,他几乎是连家都没有来及回,一口气就奔波到了皇城,那守护皇城的近卫军远远的就上来阻拦,有近卫军的老人,一眼看见了杜维,当时都是人人一脸的古怪。
  
      杜维?郁金香公爵大人?他回来了?!!
  
      “闪开!我要进皇宫!”
  
      杜维脚下不停,身子如一阵风的就窜了进去。他当年是摄政王的第一宠臣,出入皇宫,哪里需要什么通报?就算是当今皇帝陛下,还是他的弟子呢!
  
      御林军只是犹豫了一下,却都没有阻拦——事实上也阻拦不了。
  
      杜维带着一干同伴,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闯了进入,正横冲直撞,远远看见走廊旁一个穿着宫廷女官模样的人正在低头匆匆而行,杜维上去就一把抓住了:“婚礼再哪个大殿!!”
  
      那宫女一抬头顿时身子一震,猛的愣住了!
  
      杜维一看,笑了:“蓝蓝?”
  
      蓝蓝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真的:“你……杜维?公爵,公爵大人??!!”
  
      下一句话,蓝蓝就陡然尖叫了出来:“你这些年跑到哪里去了!!!”
  
      杜维皱眉,看了看左右:“没时间解释了!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蓝深深的吸了口气,脸色有些凝重:“大人!我不知道您怎么忽然失踪几年才回来……可是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妙!”
  
      “不妙?”
  
      “陛下的婚礼,娶的是李斯特家的缪斯小姐!而偏偏陛下太过偏激,好像是故意一样的,将前线的罗林伯爵,您的弟弟加布里召唤回来参加婚礼!您大概没忘记,您的弟弟也是缪斯的爱慕者吧!罗林伯爵这次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他从前线带回来了五千雷骑!现在就在北城门外驻扎呢!”
  
      杜维脸色一变:“他想干什么?”
  
      蓝蓝有些焦急:“这倒不是您的弟弟有心作乱……实在是,这次忽然召唤他回燕京参加婚礼,除了是陛下的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之外……恐怕还有国务大臣的主意!他似乎建议了陛下,趁机惹怒您的弟弟,然后……得到了借口,就可以对罗林家族下手!”
  
      “国务大臣?难道是……”
  
      “就是高查!”
  
      杜维笑了。
  
      看来自己离开了这段时间,这些跳梁小丑倒是很猖狂啊。
  
      “我要提醒您……现在已经不是四年前了!”蓝蓝的脸色很忧虑:“这几年您不在……郁金香家族,和罗林家族,处境……都不太好!陛下似乎只信任高查一个人,对您和您弟弟的家族,多番打压……”
  
      顿了一下,她苦笑道:“现在的高查,在帝国的地位,就好像当年的您一样!”
  
      “婚礼在哪里。”杜维沉下脸。
  
      “别管婚礼了!您还是先去看看您的弟弟加布里吧!”蓝蓝跺脚道:“他现在和李斯特夫人都在偏厅里,加布里情绪很不好……他倒不是想干什么,只是现在摆明了陛下故意挑事,他带兵回来,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但是……怒气却不小呢!李斯特夫人正在劝他。”
  
      “带我去吧。”杜维叹了口气。
  
      ?
  
      偏厅里,已经长成了一个挺拔青年的加布里,正一脸的阴沉,瞪着李斯特夫人。
  
      李斯特夫人脸色平静而冷漠,一身华贵的贵妇人礼服,却用那淡淡的眼神迎着加布里质问的眼神。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李斯特夫人缓缓道:“我能怎么办?杜维他忽然失踪,一走就是四年!!陛下权威曰重,对我家族苦苦相逼!从前公爵大人在的时候,有他为我们遮挡风雨!可现在,谁来挡?我一个女人,纵然使出了全部的办法……我挡得住陛下的一意孤行吗!!”
  
      “哥哥……”一听见这个话题,加布里顿时就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沮丧了下去。
  
      “我是一个女人。”李斯特夫人的语气也有些无奈:“加布里……现在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局面,你哥哥不在……就算是你,也被死死打压,你身为堂堂的伯爵,却一直把你留在东部前线最苦的地方,名义上是一军统帅,其实呢?中部要塞和西部战线的主帅是阿尔帕伊!连你都要听从阿尔帕伊的节制!!如果不是在西北,菲利普苦苦支撑,维护着郁金香家族的基业,恐怕陛下早就把你的兵权都撤了!”
  
      顿了一下,她的声音更苦涩:“你都挡不住……何况我?我能做什么?那个高查对我垂涎已久!难道你要我脱了衣服陪那个混蛋上床吗!!”
  
      叹了口气:“这次你带兵回来……更是给了他们把柄,等婚礼结束……恐怕就有人找你麻烦了。我原本写信给你,让你千万不要回来,你却……”
  
      “我不回来能行么?小皇帝亲自下的召唤令,命我回燕京述职,‘顺便’参加他的婚礼!哼……”
  
      “你不该带兵回来的。你毕竟是帝国伯爵,世家之后,没有把柄,他们也不能轻易把你如何。可你带了兵回来……意义就不同了!”
  
      顿了一下,李斯特夫人忽然声音沮丧:
  
      “答应嫁给皇帝……也是缪斯自己的决定。她……她不想再因为这件事情拖累我们了。
  
      这时候,门外一个人影忽然闯了进来,穿的破破烂烂,仿佛乞丐一样,李斯特夫人一看,下意识就怒道:“混帐!谁让人进来的!出去……啊!!!”
  
      当看清了来人,李斯特夫人娇媚的容颜,陡然就陷入了呆滞,手里一颤,居然把面前桌子上的杯盏都扫落在了地上!!
  
      “杜……杜……”
  
      加布里闻言回头,一眼看清了杜维,仿佛足足呆了好一会儿,才大叫了一声,奋力的扑了过来:
  
      “哥哥!!!”
  
      杜维面露微笑,看了看弟弟:“不错,长大诚仁了。嗯……已经继承了伯爵的爵位了?很好……”
  
      他看着两个一脸震撼的故人,立刻抢先开口:“好了!你们的话我在外面听到了……现在我没时间解释!先和我去参加婚礼!”
  
      “你……你要阻止么?”李斯特夫人眼睛一亮,可随即却又皱眉:“不行的,杜维,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小皇帝他……”
  
      杜维哼了一声却转头看着加布里:“去,给我找一件像样的衣服!我这一身,可不好去大殿观礼!”
  
      加布里一看到杜维,仿佛心里就有了无限的信心,大声应了一句,就一头跑进房间里去了。
  
      杜维才看着李斯特夫人:“我知道……你一个女人,的确挡不住。不过现在,我回来了……我来挡!”
  
      ————————————————————————————婚礼在皇城里的帝国大殿里,一干帝国的权贵人物云集,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当加布里率先走进大殿的时候,众人惊讶的发现,这位现在处境危险的罗林伯爵,居然毫无半点忧色,大步走了进来,昂首挺胸,居然一脸的自信微笑!
  
      他的自信,从哪里来的?!
  
      可随后,大家就明白了!
  
      杜维换上了一声公爵的高贵华服,面无表情的缓缓走进了大殿里,顿时人群之中,就陡然“嗡”的一声!
  
      瞬间,无数惊呼和低语交错。
  
      他!他回来了?!
  
      他居然回来了!!!这个人居然回来了?!!
  
      看着加布里一脸自信的昂然模样,大家都心中隐隐的有些微妙:只怕今天的事情,不简单了!!
  
      杜维面色冷淡,也不和众人打招呼,直接走到了人群的最前端。
  
      而这里……周围的人有些异样:因为在杜维离开了这几年,这重臣之首的位置,早已经属于高查了。
  
      大家心思各异的时候,礼乐已经响起。
  
      在音乐之中,杜维皱眉,冷冷的看着帝国皇帝查理,缓缓的从侧门走了进来。
  
      四年时间,查理长大了不少,已经算是诚仁了,眉目之中,隐隐的,那辰皇子的轮廓也越来越深,让杜维看了,心中不由得一软。
  
      原本的一腔怒火,却消失了小半——罢了,看在辰的面子上,我不会太为难他好了。
  
      查理今天志满意得,原本是心中意气风发,一身最华贵盛大的礼服,可走进了大殿里来之后,眼光扫过人群,陡然就看到了站在最前方的杜维!!
  
      他猛然一怔,仿佛呆了好一会儿,迟迟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杜维却已经走了上来。
  
      和查理一起出来的,还有老熟人,现任的教宗马克西莫斯陛下,这位新教宗看见杜维,也明显的愣住了。
  
      这个人怎么回来了?
  
      杜维主动走到了查理面前,微微一笑:“陛下,多年不见。您怎么……”
  
      “老……老师。”查理似乎想直接称呼杜维的名字或者爵位,但是在杜维的眼神之下,不由得软了几分,还是喊了一句“老师”。
  
      “嗯,我回来了。听见陛下的大婚消息,我怎么能不赶回来呢。”杜维淡淡一笑,那笑容却让查理有些心中不安,可随后他心里一横:我是皇帝!!
  
      可杜维却已经不看他了,却看了一眼新教宗:“马克西莫斯……陛下。我毕竟也算是皇帝陛下的老师,而今天的婚礼,新娘也算是我和家族有故的世交,这主持婚礼,能否就请让我来呢?”
  
      马克西莫斯愣了一下,可看见杜维坚决的眼神,虽然有些不明白,可依然还是点了点头:“公爵大人……您毕竟也是光明教会里的主教头衔。由您主持婚礼,也是没有问题的。”
  
      说着,老教宗退到了旁边。
  
      杜维看着小皇帝强作镇定的神色,冷冷一笑:“请新娘吧。”
  
      很快,在礼乐之中,先走进来的,却是小公主卡琳娜。
  
      十三岁的卡琳娜,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美丽少女,她身为皇帝的妹妹,亲自担任女宾,也算是皇室的礼仪。
  
      小公主原本一脸的忧虑,虽然穿着白色的礼服,可却是毫无欢颜,走了进来,却一眼看见了站在礼坛上了杜维,那脸色当时就变了!
  
      可随后,杜维对她眨了眨眼,小公主立刻收敛起了震撼的表情——她是绝顶聪明的人,此刻却依然能不失态,也算是难得了。
  
      走到了杜维的面前,脸上却充满了疑问,心中知道现在不是说别的话的时候,强忍满肚子的疑惑,只是叹了口气。
  
      到了新娘入场了。
  
      当看见高查手里搀扶着一个一身华贵礼服的女孩子走了进来,杜维不由得叹了口气——小查理倒是真的宠信高查啊!这搀扶新娘的角色,可不是一般人能由资格担当的。更何况是皇帝的婚礼?
  
      高查看见了杜维,那张脸孔也是阴沉到了极点——不过他显然已经知情了,在皇宫里,杜维回来,自然有人飞快的将消息偷偷传递给了他。
  
      高查脸色阴沉,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对策。
  
      倒是他身边的缪斯,一身盛大的礼服,只是那头上却盖了一层厚厚的纱帘——这婚礼的习俗,却是一千年之前的阿拉贡传下来的。
  
      阿拉贡毕竟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当了皇帝之后,却忍不住把大陆的婚礼习俗做了修改,加了一些原本那个世界的东方习俗:头盖。
  
      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他是皇帝,谁能反对?
  
      缪斯的身形又高了一些,不过因为盖着头盖,杜维却没有看到她的面容——她此刻会不会在流泪伤心呢?她看到了自己的话,会不会很激动?
  
      杜维叹了口气。
  
      高查默默的将新娘送到了皇帝的身边,然后站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那眼神,却依然阴沉。
  
      “那么,就开始吧。”杜维叹了口气。
  
      当他说话的时候,杜维分明看到,缪斯的手颤抖了一下——大概她听出了自己的声音吧?
  
      不过这个女孩子,似乎沉稳了很多,没有当场爆发出来,大概是在强行忍耐?
  
      “我觉得,陛下的婚礼,不用多做那些无用功了……”杜维淡淡道:“这里有人反对他们的结合么?”????
  
      所有人都惊呆了!
  
      哪里有这么主持婚礼的??!郁金香公爵他想干什么?!
  
      加布里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却被杜维严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没有么?真的没有么?”杜维的眼神却看着盖着头盖的缪斯。
  
      他心里做了决定,只要缪斯反悔,他哪怕当场翻脸,也会把缪斯立刻带走!
  
      可缪斯没有动,也没说话。
  
      杜维叹了口气——罢了,大不了等婚礼仪式结束,自己再悄悄把缪斯带走吧。
  
      这样的话,不公然作乱,只要也给大家留了几分余地。
  
      “祭酒。”杜维冷冷的哼了一声,旁边的一个宫廷侍者干净端来了一盏金杯,里面是浅浅的美酒。
  
      杜维心里有些烦躁:“开始吧。”
  
      他的声音很冷。
  
      新娘用带着手套的手,将那杯子接过,然后送入厚厚的头盖下,浅浅的尝了一口,随后又递了出来。
  
      查理心里有些得意:哼,老师,你纵然回来了,又能如何阻止我?我是皇帝!
  
      他轻轻一笑,接过了杯子,送到嘴边,却故意一饮而尽,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