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恶魔法则 > 第六百二十章 反攻 二合一

第六百二十章 反攻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您是说…”
  
  “大人,我反对!这样太冒险了!”
  
  “大人,我认为现在的情况下,我们手里并没有足够的反攻的军力!”
  
  “大人,我认为这是一种不负责的冒险行为!我军虽然军力勉强达到了二十万,但是大半以上都是上次的败军,还未曾整顿完毕,士气也不曾恢复…”
  
  望着大厅里诸多将领的激烈反对,杜维依然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的面前,桌上摆放着一柄长剑,这是属于已故老雷蒙伯爵的遗物,这次上战场的时候,杜维就把这柄剑戴在了身边。
  
  眼神慢慢扫过众人,看着一帮将领脸上或忧虑,或不满,或惊讶的表情----幸好,那十名来自于帝国军事学院的学员军官,并没有开口。身为杜维的嫡系,这些年轻人对杜维保持了绝对的服从和信任----但他们的眼神里也依然有些疑惑和不解。
  
  杜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加布里抿着嘴唇没有说话,眼睛看着自己的靴子尖。
  
  然后,杜维才开口:
  
  “我们大军集结在亚金城已经两个月了。前线要塞的失守,那场惨败历历在目。而且,不用我说,各位都应该明白,虽然敌人不曾南下,但是失去了要塞和河防,对于整条卡巴斯基防线的完整性已经造成了损伤!我们的防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如果敌人敢于冒险的话,那么它们甚至可以派兵直接从这个豁口绕到我们地内腹,甚至去偷袭中部要塞地后方辎重运输线!”
  
  杜维一声令下,两个亲兵就将挂在墙壁上的地图展开来。他撇了一眼众将:“看到了吗?”
  
  “您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一个将领站了出来。这不是杜维的嫡系,而是原本属于东部战线地二线将领,他清了清嗓子,缓缓道:“正如您说的,如果敌人敢于冒险的话。他们可以从要塞的南部一路往西,偷袭我们的中部防线,但是…我认为那样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我们还有重兵囤积在这里。而敌人如果要轻骑南下的话,大股军队地进攻不可能隐藏消息,一旦它们地军队偷袭南下,将会遭到我们的堵截,就算它们流窜到了我们的内腹去了。我们也可以从后面堵死它们的退路。那么它们南下的军队将会成为一支孤军!没有后援,没有供给的支持,一支孤军在我们的内腹是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的。”
  
  “但是它们可以烧杀抢掠。”杜维淡淡道:而且,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于敌人地不敢冒险上。”
  
  “我认为这暂时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个发言的将领依然在坚持,他的发言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将领的立场----看到其他人纷纷点头,杜维心里叹了口气:不是自己地嫡系部队,果然不太好办啊。首先这些人对于自己这个空降来地统帅,表面臣服,可心中未必就服气。
  
  “就算敌人偷袭我们的内腹。最多只能造成一些骚扰性地混乱,而它们不会愿意牺牲一股军队而只为了造成一些平民的骚乱。这样得不偿失。我不认为敌人会这么愚蠢。”这个将领的言辞很坚决,态度也不太恭敬,最后甚至就差说出“你不懂军事常识”这种话了。
  
  “只要我们牢牢的固守住亚金城,敌人就不敢绕过我们真正的南下!那些骚扰性的进攻。成不了大气候。”
  
  杜维哼了一声。看着这个将领:“你的意思是,没有必要夺回沦陷的要塞了?”
  
  这个将领脸色一沉。低声道:“大人,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现在看似我们在亚金城已经集结了二十万军队,但是一半以上都是惊弓之鸟的败军,士气不曾恢复,还有很多伤员!而很多军队,之前被您打乱了建制重新整编之后,还需要一个磨合期才行…”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一下,用眼神回视了杜维一眼,那意思,显然对杜维把暴风军团的十万败军打乱了重编这种逾越的行为很是不满。
  
  杜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你认为,什么时候才能反攻要塞?等到明年?”
  
  将领冷笑了两声,语气不卑不亢:“您才是主帅,这个问题似乎不是我来决定的。”
  
  杜维气得险些笑了出来。
  
  很好,果然很好啊!
  
  当初战败的时候,亚金城里一片混乱,这些暴风军团后面的二线部队,一个一个犹如哀犬一般的慌乱,终日惶惶,自己到来之后,稳定了局面。开始的时候,这些人靠着自己的名望,一步一步的稳定了军心和民心。
  
  现在危机似乎渐渐过去了,这些骄兵悍将就开始不服从自己的调配了。
  
  说到底,这些人都是属于暴风军团编制的军队,对自己这个从帝都空降来的主帅,并不如何服气。
  
  之前自己强行将十万败军打散重建,变相了剥夺了不少暴风军团战败将领的军权,兔死狐悲,这种做法,也遭到了暴风军团一系将领心中的不满。多日的不满,终于渐渐的爆发了出来么?
  
  诚如这个家伙说的,只要牢牢的把守住亚金城,罪民的大军在攻克这里之前是不会绕路南下的。但是…杜维现在的考虑却不是继续在这里拖下去!
  
  他去过了要塞,亲眼看到了对方正在把那座要塞拆掉,在北岸重新建立罪民的军事城堡和据点!
  
  如果继续等待下去,那么等罪民在北岸站稳了脚之后,战局的主动权将落入落雪的手里!到时候,落雪可以牢牢的把握河道地防线,先机尽失!
  
  杜维要地不是单纯的稳守。他需要的是胜利!
  
  正如他和落雪说的那样。哪怕最后的目标是和平,但是在签署和平协议地谈判桌上,人类必须站在胜利者的位置才行!
  
  继续等待下去,让罪民把北部的领土一点一点的全部消化,站稳了脚跟。扎牢了根基?
  
  必须要抢先出手,打乱对方的步骤才行!
  
  更重要的是,杜维认为现在正是反攻的最好时机!
  
  从他在落雪那里地所见,落雪显然已经做好了放弃要塞地打算!现在进攻,对方的抵抗不会太强烈,很可能一战即退,到时候。不管如何。这将是一场“胜利”,无论这场胜利的含金量是高是低,但至少能让经历了一次惨败的人类军队士气得到大大的提升。
  
  更让杜维恼火的是,这个道理,他已经对这些人说的很明白的。
  
  但是,依然遭到了这些人的反对。
  
  固然稳守也有稳守地道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不反攻的话,难道等对方把要塞拆成了一片白地之后。扬长而去?
  
  想到这里,杜维的眼神很快就冷了下来,紧紧的盯着这个反对的将领----他是暴风军团二线军队里地一个师团长,拥有帝国少将地军衔。
  
  “你。”杜维站了起来,遥遥的指着对方地鼻子。语气里带着一丝冷笑的味道:“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一味的反对这个反攻的计划。到底是因为你真的认为这个计划不可行,还是因为你怯弱畏战?”说到这里。杜维故意顿了一下,才继续缓缓道:“又或者是因为,纯粹的心中对我不满?”
  
  “大人!”这个将领脸色一变,咬了咬牙,却依然挺着脖子:“我只是据理而言!您是主将,还请谨慎行事,要知道,打仗这种事情,主将一个主意,往往就要决定万千士兵的生死!”
  
  “哈!”杜维怒极反笑:“哦,你是认为我不会打仗了?”
  
  杜维看了一眼对方的徽章:“嗯,你今年三十六岁,是帝国少将军衔,在暴风军团多年了…不过,你很会打仗吗?”
  
  说到这里,杜维语气转清:“我只有不到二十岁,我在西北见识过了草原人的铁骑,杀过西北军的叛将,打仗的事情,就不劳你一个只在军营里出过操的将军教诲我了。”
  
  随后,杜维重新坐了回去,看着这个脸色惨然,可是眼神里隐隐有怒色的家伙,心里不屑:不识时务的蠢货而已,犯不着和这种人生气。
  
  “你应该感激我的仁慈,因为你的举动,如果换了一个心狠的主帅,早就派你的军队去当炮灰了。不过你这个人虽然愚蠢自私,但是你麾下的将士却没有必要为此而接受惩罚”杜维坐在椅子上,轻轻波动了一下面前桌上的一根鹅毛笔:“好了,你的据理而言我已经听完了,现在各位听仔细了我的命令!”
  
  杜维啪的一声,将鹅毛笔在手里折断,然后狠狠的丢向了墙壁上的地图,夺的一声,半截笔正准确的扎在了上面要塞的位置!
  
  “传我命令,全军一级战备!第一第三师团正面主攻,第五和第七师团负责两翼跟进,以钳势进军,完成对要塞的合围…我亲自率第二骑兵师团和中军一起参与主攻!”
  
  说到这里,杜维恶狠狠的看了一帮刚才还在隐隐抗拒的家伙:“明天傍晚之前,全军必须整顿完毕着装待发!如果到时候有谁违了命令,杀!我不管是统领也好将军也好!统领违令,杀!附属部队主将将半级!将军违令,杀!”杜维故意用凶狠的眼神扫视全场:“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要看到士兵们穿着铠甲,拿着刀剑,整好了队伍!”随着一道命令传达下去,不管是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军令压了下来,人人也只能照办。
  
  最后杜维的那一番“杀”的言论,让那些原本还想抗拒地暴风军团一系地家伙无奈的接受了。
  
  至于那个领头反对杜维的师团长。他的军队没有参与这次战斗。甚至杜维连他留守的份儿也剥夺了,当天晚上就一道命令传到了他地营地里,命令这支军队立刻开拔,掉头往南,一路进行维护运输线的安全。
  
  亚金城里并没有被闹得鸡飞狗跳。两个月的整顿,这些军队除了士气依然没有达到战前的水准之外,所有部队的军械等等物资已经全部齐备。
  
  在这些日子以来,杜维已经把带回来的三千俘虏重新编入了军队里。虽然在编队的时候,不少人主动要求希望能够进入杜维地直属部队,更有地统领级的军官,主要要求降级。哪怕在杜维的身边担任亲兵的一名队长。
  
  可这些人。都被杜维视为未来掌握这支军队的种子!不把这些印下了自己威望印记的种子撒播到基层军队里去,他如何彻底掌握军心?
  
  那些在要塞沦陷之后溃败的部队,已经基本回复了元气,虽然重新整编打散了原本的建制,甚至在杜维的强行弹压之下,还取消了一些部队地番号,但是对于这些已经失去了锐气的部队来说,抵触并不太强烈,只是一些失去了权力的高级军官的抗议。杜维也都当作了耳旁风。同时在那些战俘大量编入军队之中,重新掌握了一些几层军官的职位之后,那些高级军官,也只能叹息无奈了。
  
  郁金香公爵单骑赴敌营,拯救数千战俘地故事。被赋予了浓厚地传奇色彩。在这几千战俘的刻意宣扬之下,已经传遍了军中。
  
  当兵地。心里最大的指望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