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恶魔法则 > 第两百九十六章 摄政王

第两百九十六章 摄政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杜维面色平静,可内心却已经掀起了波澜!
  
      蓝海?
  
      居然又是蓝海??
  
      杜维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位蓝海大学者的来历。这位出身大雪山的神秘学者,他不但调教出了像菲利普这样的优秀的年轻人。更教导出了像罗德里格斯这样的大陆顶尖武者!
  
      这个来自大雪山的蓝海学者……居然还在这皇室斗争里,这么微妙的参与了进来?
  
      是无意?还是有心?
  
      如果说从前当蓝海介绍他的弟子随杜维去西北的时候,杜维只当这位老学者是一个忧国忧民的老者。
  
      可知道了他的大雪山背景之后……蓝海的那句“不让草原人踏过乞力马罗山”这样的要求,恐怕,就带着一些其他的含义了吧……杜维虽然心里这样想,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来。仔细的听着辰皇子继续诉说……一个狼群里,领头的头狼已经有些老迈了,却不肯放弃头狼的地位,而这个时候,它却无奈的看见,已经有一只年轻的公狼,渐渐的强壮,强壮到了足以威胁自己地位的程度了。
  
      这个时候,父皇怎么办?
  
      他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
  
      我年轻,我才十岁!而且我被称赞为天才聪慧的小皇子。
  
      假如……假如改立我为皇储的话,那么等我长大成年,等我成熟的时候……父皇就可以合理的让我等上十几年甚至更远!
  
      他并不是真的有那么喜爱我,他并不是真的认为我比三十多岁的大皇兄更聪明更有才华。
  
      唯一的原因就是:立我为皇储,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皇位上再坐上十几二十年——因为继承人还没长大呢!
  
      这就是父皇对我的“喜爱”,这就是外面流传的,父皇对我的“赏识”!!
  
      哈哈!!
  
      说到这里,辰皇子的嗓音变得很低沉,他看着天空,叹了口气:“杜维,你无法理解的……那天晚上,也就是我终于想明白了蓝海学者的话的那个晚上,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这一辈子活到现在,那天晚上是我人生之中最艰难,最难渡过的一个夜晚!甚至两年前政变曰的前夕,我如临大敌的那天晚上,也远远不如我十岁那年的夜晚那样难过!”
  
      杜维看着这位辰殿下的脸色,忽然觉得,坐在他的位置上,也并不是那么风光无限的。
  
      犹豫了一下,杜维低声叹了口气:“或许……我是能理解的。因为你说的那种感觉……我多少也曾经体会到一点。”
  
      辰皇子看着杜维,他的眼角一点一点的露出笑意:“不错……你的确是少有的能理解我的人之一。杜维,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宠信你的原因!你,杜维,罗林家族曾经的继承人,之后却因为不受宠而被发配老家,然后因为获得了魔导师的教导,而重新回到燕京……你在家族里的遭遇虽然和我不同,但是处境和心情却都是颇有几分相似的。杜维,那次我一遇到你,就隐隐的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来。所以,我才会这么亲近你,这么看重你!”
  
      杜维默然。
  
      他能想象到,十多年前的夜晚,那个十岁的小皇子坐在房间里,对着清冷的夜空,心里明白了父亲对自己的喜爱不过是一场作戏,甚至是把他放在火炉上去烤……这样的心情,大概真的和自己当初得知了父亲派人来杀自己的心态,很相似吧。
  
      两人又是相视一笑。只是这次的笑容,各自都多了几分真诚了。
  
      随后,辰皇子继续诉说。
  
      那次之后,我终于想通了很多。那个让人心寒的夜晚,并没有让我彻底绝望。我原本心里还抱了几分侥幸的。
  
      可是很快,我终于发现了,生在皇室,虽然看似富贵尊荣,可一旦你牵扯到了那至尊的利益,那么你周围一切的富贵一切的尊荣,都会变得立刻杀机四伏!
  
      大皇兄对我渐渐疏远,我并没有责怪过他。在我想通了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不怪他。毕竟,从前我们是兄弟。但是之后,我们就变成可笑的“皇位竞争者”。
  
      而更可笑的是,其实大皇兄自己都不明白,父亲并不是要传位给我!因为在父亲的眼里,我也是竞争者!唯一我幸运的是,我年纪还小,父亲可以拿我来当做挡箭牌而已!如果我那个时候已经二十多岁的话,父亲是绝对不会说要立我为皇储的!
  
      可惜……父亲没有年纪更小的儿子了,否则的话,我相信他一定会选择更小的儿子!
  
      皇兄视我为敌了。可笑的是,我自己却丝毫都不想和他争!
  
      那个皇位,在我看来丝毫没有什么吸引力。
  
      于是,我变相的想给皇兄传达一种信息,我希望他对我放心,我不会和他争的。
  
      奥古斯丁王朝以武立国,但凡我们奥古斯丁家的皇室子弟都要学习马术,武技。可是我就偏偏拒绝学习。甚至我反而公开表示我对魔法感兴趣,我大张旗鼓的跑去学习魔法。
  
      因为人人都知道,魔法师是不会贪恋世俗权力的。魔法师都是超然人间的怪物。而且,历史上,除了开国皇帝阿拉贡之外,没有任何一任皇帝是身兼魔法师身份的!
  
      学了魔法,就会渐渐的对世俗的权力失去兴趣。
  
      所以,我故意公开的跑去学魔法,就是想让大皇兄明白,我不想和他争。
  
      可惜,大皇兄似乎没有明白我的用意。
  
      而更可笑的是,我学魔法的事情被视为离经叛道,我的宫廷学者老师都表示反对,可偏偏父亲却很赞成我。
  
      这又被很多人当作了是父亲对我的“宠爱”,甚至连我这样的举动,父亲都“慈爱”的放纵支持我了!
  
      可真的是这样么?
  
      早已经想通了的我,明白父亲这样做的用意:他倒是乐得我去学魔法,希望我学了魔法之后,就不会对权位感兴趣了。这样的话,就算立了我为皇储,我也不会着急要继位,他就大可以多当几年皇帝了!
  
      可惜的是,我的退让并没有让大皇兄放过我。
  
      在我十一岁的那年,我遭到了生平的第一次暗杀!
  
      那一次我几乎死掉!一个从我五岁开始就照顾我的侍女,却亲手给我端来了一碗毒药,差点儿把我毒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