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抗日之暴力军团 > 第2226章 污蔑

第2226章 污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说这甄经呢,也是让甄诚气愤,本来拿了钱,收拾东西赶紧走就行了,在封城之前走掉,也就无所谓了,让甄诚起码能够喘一口气。
  另外,偏头之所以这样说,也是笃定甄经已经离开了这里,死无对证的事儿,也就任凭他偏头这样说了。
  可是,赶巧不巧的,这甄经拿了钱,高兴的忘乎所以,甚至都把刺杀赵启发的事儿忘记了一干二净,一面他让人收拾东西,另一方面拿着钱就去找了他在张家口收养的情人了,这情人是红尘女子,一进门儿,就大气的喊道,“把小翠儿给我找来!”
  一面喝酒吃肉,一面和那小翠儿是亲亲我我。
  也不知道这小翠儿哪里的美貌吸引了甄经,常人一看小翠儿相貌平平,浓妆艳抹的,不像是一个漂亮女子,可是,这小翠儿有一张会说话的嘴巴,把甄经说的是东倒西歪的,以至于这甄经到现在也忘却不了这个女子,甚至想到要给他赎身,带她一起远走高飞。
  此话一出,那小翠儿先是一愣,心里头开始盘算起来,“也不知道这县长的堂弟有多少钱,若是赎身,自己出去了,跟了他也不亏!”
  想到这儿的小翠儿那是表现的感激涕零,立马跪下,“甄爷如若看得起我,这辈子,我当牛做马也无以为报!”
  甄经这小子也是鼻子一算,以为找到了红颜知己,赶紧把她扶起来,“说什么话呢,我是想让你当我的媳妇儿,怎么能让你当牛做马呢?再说了,我堂兄那是县长,咱们有钱!”
  听闻他这么一说,小翠儿也是来不及等待了,立马说道,“那我去把妈妈找来!”
  刚要走,甄经这小子立马站起来,嘴角上扬,露出一副奸邪的笑,“不要着急吗,等一会儿,再说!”说着,一把搂住小翠儿就往一边抱去。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急匆匆的上楼,老鸨子也不敢拦着,毕竟是警署的人,随着门儿被用力的撞开,只见那甄经衣衫不整,惊讶的躲在一边。
  小翠儿赶紧起身把衣服整理好,站在一边。
  “甄经!”
  一声大吼,“你就是甄经吧!”
  甄经愣了,他其实已经看得出来,这是警署的人,更是赵启发找来的人,自己觉得完了,起身之后也不管衣衫不整,只是一头撞去,想要撞出去!
  谁知道被人脚下一绊,他却摔了一个狗吃屎!
  “来人,抓住他!”
  就这样,甄经被抓到了。
  原本在于中年公寓的几个人剑拔弩张,甄诚一直想要一枪毙了偏头,而曹正德护着。
  于中年在一旁冷笑,即便是除不了你赵启发,把甄诚除了,这张家口的县长能够谁来做?还不是他于中年,他于中年在张家口人脉多不说,也让很多老百姓认识,他不做这个县长,谁来做?莫不成让他赵启发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便是于中年的心理活动。
  “赵队长,您别生气,把身子气坏了可不好了,还有,曹队长,您也别生气,反正现在人证物证指认着甄经,这可和我这个外甥甄诚没有丝毫关系,这一点,你可要好好的想一想!”
  于中年颐指气使的,指桑骂槐的话谁人听不出来,怎么会和甄诚没有关系,甄诚和甄经什么关系?恩?谁看不出来?若是说和甄诚没有关系,也就轮不到甄经来做这事儿了。
  “舅舅,你瞎说什么呢?这到底是不是甄经干的,还是另一说,怎么能够偏听他偏头一面之词?”甄诚生气的说道。
  “我也没有说是你啊,我的亲外甥!”于中年看着甄诚,“甄经是甄经,你甄诚是甄诚,你们两个人,各是各,互不干扰!”
  “怎么能不干扰?”曹正德说道,“他甄经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私自去找赵队长的麻烦,必定是受人指使!”
  “对,曹队长说得对!”于中年立马借坡下驴,“可是,甄经能受谁致使呢?”
  即便这样说,也让人觉得心里头不太舒服,尤其是甄诚,听到于中年这样说,也是立马说道,“舅舅,舅舅,甄经之所以这么做,你心里头没有一点数吗?”
  一听这话,于中年脸上不好看了,就连曹正德也觉得这事儿有所反转,他盯着于中年,那于中年急了,“我亲外甥,你是想整死我吗?”
  反正,不管如何,于中年是不想让甄诚翻牌的,他计划了这么长时间,都走到了这一步,可不能失败了,他也失败不起。
  “舅舅,你到现在还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是不是我揭穿你,你舒服一点?”甄诚出奇的愤怒。
  事情怎么能这样,这对他可是很大的不利啊,一个处理不好,赵启发可就真的会对他下手的啊,别看着他现在名义上是县长,可是手下没有几个人的,兵权全在赵启发手上呢。
  于中年自己明白,当看到赵启发带着他真诚一起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所有,真诚不就是想要弄死他吗?既然脸皮已经撕破,那就谁也不要给谁面子了,现在,谁手上有枪有炮谁说了算,就让他赵启发来判断!
  “我亲外甥,那你说说,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所有的指向都是甄经,莫不成,我还能领导了甄经吗?”于中年的反问,让曹正德也觉得有些道理,他扭头看着甄诚。
  甄诚现在也是脸红脖子粗,“不是吗?不是你花钱让甄经雇人去的吗?”
  这么一说,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揭开了。
  曹正德没有想到,原来这事儿,还有可能是这样的路数。
  “甄诚,你在乱说什么?我还给她钱?我是不想活了吗?”于中年反问道。
  “这事儿啊,我说什么不算,你说什么也不算!只有找到甄经这事儿才能解开!”甄诚说道。
  于中年见甄诚上套,立马问道,“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甄经的下落你肯定也知道,要不,你把甄经找出来?”
  还以为自己即将要胜利的甄诚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一步步的钻入了于中年设置的套子,“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是他呢?”
  “可是你刚才说的啊,你说的就是我指使的甄经啊,我亲外甥,咱们甥舅两人在这里说这些做什么?恩?”于中年冷笑一声。
  “你……”甄诚被压的说不出一句话。但是,那种眼神确实想把于中和一下子掐死。
  于中年这个老狐狸,甄诚发现自己的脑子还是不如于中和,这个老家伙,奸猾狡诈。
  “行了,你说出甄经的位置,让赵队长亲自提问,这事儿就解决了!”于中年似乎是坦荡了一次。
  “我……我……”
  其实,甄诚说这么多,已经把他自己给出卖了,他甄诚若是不知道谁刺杀的赵启发,为何先前一直要装作不知道?这前后矛盾,让曹正德气的牙痒痒,“甄诚,你老实说,你怎么知道的是于中年的指使?先前你可是说不知道的!”
  是啊,甄诚现在也比较烦恼这事儿,刚才也是急了,不然的话,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他是百口莫辩,可是,现在唯一能够证明自己的,就是甄经了,可是给了这小子一些钱之后,这小子就已经离开了。怕是现在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了!
  看见甄诚这么的怂,于中年决定再在这事儿上加上一把柴火,他看着赵启发,“赵队长啊,我觉得,咱们是不是能够……去甄诚的老家把甄经找来?”
  对!
  要的就是这句话!
  甄诚立马抬头,看着于中年,“舅舅,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这是要一步步的把你外甥逼死啊!“
  “甄诚,你自己现在多大的罪过你还不知道吗?你一开始就一直在欺骗赵队长他们,你想象,你本来知道甄经参与了这事儿,你还是一直偏袒,这个且不说了,念在你不知情的份儿上也可以免除你的罪过,可是……你小子竟然往我身上泼脏水,这是我不能忍的!”
  “舅舅,这不是我说的,这是甄经说的!”说完,甄经扭头看着赵启发,“赵队长,这幕后主使呢,真的是我舅舅,你知道吧?这真的是我舅舅,这是我堂弟亲口和我说的!”
  曹正德一听这个,立马说道,“你再给我说一句!你再给我说一句!”
  一听曹正德这样生气,他还是害怕了,“曹队长,你说我……我怎么说?”
  “你一次次的欺骗赵队长,欺骗我,你说你现在怎么有脸还在我跟前说这些话?恩?你说你骗我?骗赵队长,你是想怎么呢?”曹正德的话让甄诚害怕到了极致。
  他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曹正德,然后转眼又看向了一语不发的赵启发,其实,赵启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在哪方面做错了什么?怎么能让人这么狠自己?
  “赵队长,你要相信我,起开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你要相信我,我之所以让我堂弟走,也是怕你找他麻烦,他什么都和我说了,我求求你,不要找他,这幕后主使一定是我舅舅,是于中年!“甄诚说道。
  “呵呵!”于中年冷声笑了一下。“甄诚,你到时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现在甄经找不到,一切都在云里雾里!”
  “舅舅,你做了什么?难道都不知道?恩?”甄诚无奈的看着他。然后又赶紧看向了赵启发。
  赵启发站起来,吓了甄诚一跳,他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像是赵启发要打他一样。
  曹正德立马把身子站直了,然后说道,“营……赵队长,你说,现在怎么办?”
  “这事儿,我不想予以追究了,曹正德,咱们走!”
  说完,赵启发就要往外走。曹正德立马跟上,甄诚也是一下子从地上起来,赶紧跟上去!
  赵启发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处理掉甄诚的话,对他是没有好处的。
  最起码,甄诚在他的手中比较容易掌控,对队伍有好处,能办自己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